文苑撷英

肖晓 散文——《在安康,那座小城》

作者: 肖晓     时间: 2021-04-20     点击: 查询中    分享到:

在安康,那座小城


(一)在路上

四月初,春色正浓。趁着清明小假,相约好友从西安起程,我们一行人,一辆车,向安康出发。一路上经过了大大小小的隧道和许许多多的桥梁。在车内,看着渐次而过的群山,缓缓流淌的河水,坡度不一的农田,白墙红瓦的小屋,粉白相间的各色山花,偶尔会有几只鸟雀停在屋檐上,目光里有毛茸茸的温暖,那是对春天的感动。

这条路,从在西安上学起,每年寒暑假都会走,那时是对外面的渴望。后来,留在了秦岭的另一边,有了自己的家,回老家就成了一种旅行。此刻的窗外,漫山遍野,山花烂漫,碧水悠悠,就连那些倔强的松树也是郁郁葱葱,茫茫天地之间,只想去赴一场春天的约会。

(二)游走瀛湖

我们在中午到达了瀛湖,四月的瀛湖到处弥漫着春的气息,湖上是绿树红花,湖边是流水人家,竹外桃花几朵,水暖白鹭群飞,天空湛蓝,湖水清澈。因自身之前到过瀛湖,当天和朋友直接上了翠屏岛,岛上翠竹成排,石径通幽,有住宿、儿童乐园、运动场,设置了射箭、木射、投篮等项目。从翠屏岛乘船,去了鸟岛,看到了各种鸟类,然后上了金螺岛,岛上有婚俗体验馆,分汉代、明代以及近现代的几个展馆,陈列着不同时代的婚礼服饰和用品,置身其中,仿佛来了一次穿越。

瀛湖之美,美在其水。一湖之水,春而睡,夏而笑,秋而妆,冬而眠。万亩湖水,山水相依;水挽山,山牵水。瀛湖之美,美在其秀。山秀,水秀,岛秀。乘船游在湖面,凭栏而望,烟波浩渺。

(三)夜宿汉江

华灯初上的安康城,光彩夺目,像是镶嵌在山间的一颗明珠。住在江边,在附近吃了特色美食,沿着河堤小走一段,风轻轻掠过,耳边有从远处传来的歌声,望一眼沉静的汉江,江水在夜色下波光粼粼。她脚步从容,面色舒缓,从遥远的地方缓缓走来,三千公里,每一步都流淌着一个民族的血脉,江岸两边的居民是多么的幸福!那夜,我枕着汉水,伴着江风,入睡了三个小时,对于长期失眠的人,已经满足。

想着女儿一路念叨着要在江边捡石头,第二天七点就叫醒了她,吃完早餐,女儿拿着准备好的小盒子,袋子。我们顺着石阶而下,来到江边,清晨的汉江退却了夜晚的璀璨,换上了清新朦胧的面纱。女儿奔跑在岸边,寻找着她喜欢的石子,时不时大喊一声:妈妈,我找到了一颗最漂亮的化石。顺声音望去,一个小小的身影,高举着手臂向我挥舞,脸上是灿烂的笑容。那一刻我的心柔软的和江水一样。

一座城有一座城的故事,那些临水而居的秦砖汉瓦,早已被一群蚂蚁搬空了,历史中的故事只能是历史,如今,脚踩着被汉水冲洗了千百万次的石头,手指浸润在水中,一颗心,春水盈盈……

(四)在茶山上

去紫阳是临时决定的,朋友想去茶山看看。当站在茶园中,我确信来对了。极目远眺,周边青山如黛,山峦绵延起伏,群山围绕着茶园。一垄又一垄的茶树,撒遍了山山岭岭,沟沟坡坡,微风轻拂,整片茶园微微颤抖,此时,脑海里出现了海浪的样子。站在其中,会产生一种被淹没的感觉,会情不自禁张开双臂,拥抱天空。茶园中,散落着三三两两的采茶人,有游客、有茶园主人,大家三五成群在绿蔓中穿梭,采摘着嫩叶,清脆的交谈声和孩子们的欢笑声在山间荡漾。

桃花未尽菜开花,夹岸黄金照落霞。自昔关南春独早,清明已煮紫阳茶。一片高低不平的土地,挽着秦巴汉水,并不缺少诗意和色彩,在这个春天送给了人间,多少期待?

(五)美食与生活

行走的日子,除了风景,美食也必不可少。这几天,我们走走停停,品尝了鸭嘴鱼,鲜笋炒腊肉、酸菜炒饼、干土豆片炒腊肉、紫阳蒸盆子、剁椒鱼头、案板肉、香椿炒鸡蛋……有人说,在安康没有腊肉的饭菜是没有灵魂的。作为从小就吃腊肉的自己来说,深以为然。经过各种调料腌制,加以柏树枝及其他一些带香味的树枝熏烤,然后风干,腊肉有了别样的风味,透明、鲜亮,肥而不腻。

清风几许,吃几样小菜,喝光一壶老酒,和朋友聊聊,说一些无关紧要的话,行走的路上,沿途的风景给我们这些人的身上涂满了底色。山上没有灯火通明、没有灯红酒绿,没有名利纷扰,无尽的静,纯粹的绿,如父亲锋利的镰,割断尘世疯长的野草,思想的小鸟落在栖息的枝桠。

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体温,斑马线上擦肩而过的陌生人,怀里揣着属于自己的剧本。四月,从一座城出发,在另一座城短暂停留,我将自己的剧本轻轻放下……

(重装集团  肖晓)

上一篇:孙文胜 散文——《雨生百谷》 下一篇:王栋 摄影——《春天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