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苑撷英

亚东 短篇小说——《真人真事》

作者: 亚东     时间: 2021-04-26     点击: 查询中    分享到:

真人真事


不久之前的一天上午,我在神木见到了史明章,他对我说,他这几天颈椎病发作,每天坐在办公桌前梗着脖子,感到头昏沉沉的,吃饭也是食之无味。

当今社会,颈椎病早已成了久坐办公室的人们的通病,在我的印象里,似乎很少有常年在办公桌前工作的人没有颈椎病的。

后来,神木人王安来到了史明章办公室,当时我正和史明章坐在一起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他说:“我头昏的厉害,要不是你来了,我这会儿早就睡下了。”我知道他一定是难受到了极点,否则,也不会这样说的。

王安进门第一句话说的是:“我从河北给你空降一个神医过来。”

我听了“嘿嘿”一笑,王安被我称为特朗普,就是说话特不靠谱。史明章正在难受当中,听了王安的话,懆懆地说:“赶快滚远远的,你拿我开涮呢。”

我也随声附和:“真是特不靠谱的家伙。”

一周后就是“五一” 劳动节,我开车回了西安。

过完“五一”劳动节,我再次回到神木,见到史明章,他高兴地对我说,他的颈椎病好了。

我说:“颈椎病发作也就难受那么一段时间,过了那个劲自然就好了。”

然而,他的回答着实令我吃惊不小,他告诉我说,王安在节前真就把那个“神医”从河北请来了,结果也是让他大吃一惊。

紧接着他告诉了我事情的原委。

原来就在“五一” 节前两天,王安把那位“神医”从河北请来了,“神医”来到神木后就住在五洲国际大酒店。当时王安叫史明章去五洲国际大酒店看颈椎病,史明章的颈椎病发作已有一段时间,整日脑袋昏沉沉的,正所谓病急乱投医。史明章当时想,不管看好看不好去试试吧。据说那位“神医”每天只在早上七点到十一点之间给人看病,其余时间都在休息。于是,史明章早早起来赶到了五洲国际大酒店。

“神医”姓李,大家都尊称他“李老”。

再说李老那天见到史明章后,也没有多言语,让他平躺在床上,把他从头摸到腿,说很多人头昏,总是认为是颈椎变形压迫神经导致,西医理论也是这么讲。其实头昏的原因不单单是压迫神经,还有其它原因,比如血脉不通,中医上讲通则不痛,痛则不通……

据说那日李老给史明章做推拿治疗,把史明章疼得是眼泪直淌。事后王安夸张地说:“把老史给弄哭了。”

哭就哭吧,关键是经过二十分钟的推拿后,史明章的颈椎竟然神奇地康复了,头也不昏了,脖子也不疼了。

真有这样的“神医”吗?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谁会相信呢?

这一场景或许只有在金庸小说中能够见到。

李老来了后,在五洲国际大酒店不是治好了史明章一例,很多人在经过李老的推拿后,都和史明章一样神奇般康复了。

听说李老过完“五一” 节后还会再来神木,为了见到这位“神医”,我特地在城里多停留了几天。

两天后,我终于把“神医”等来了。

“神医”李老,个头不高,目测大概在一米七零,一头白发,面色黝黑,从外表看,也看不出来如金庸小说中的异人那样有仙风道骨、之气,倒更像是一位从河北来的下田耕种的农民。

那天晚上,史明章为了表示对李老的感谢和敬意,请李老和大家在大秦面庄吃饭。当时,李老就坐在我旁边,这给了我近距离观察这位“神医”的便利。

李老的酒量很好,年过七旬的老人,对来向他敬酒的每一个人都是来者不惧,举起酒盅一饮而尽。席间,我俩也聊了几句中医方面的知识,他一边与我碰杯喝酒,一边给我讲经脉之道。其实中医那些理论都是耳熟能详的,关键在临床经验,这也是古往今来中医大夫越老越吃香的原因。

第二天起来,我便早早来到李老住的房间,会客厅里已经坐了几个等待就医的人。

那天最后一个轮到的是我,当我走进套间,李老示意我趴在床上,我告诉他说,我也是颈椎不好,最近一段时间以来每天早上起来,常会感觉到左手指尖发麻,我问:“是不是颈椎压迫神经所至。”他没有回答我,让我翻过身来,继续给我推拿。大约十分钟后,他开始在我的左外上臂处揉、捏、推、压,然后又在我的右上臂和肩夹处挤按。

二十分钟后,李老说:“好了,可以起来了。”

我问:“我的左手指尖发麻是不是颈椎引起的?”

他说:“不是,你的左臂有两处血管不通,我给你打通了,你的手指尖以后不会再麻了。”

我起来后,还有了一个新的发现,我的右臂可以轻松的回环转圈了,以前右臂每抬起向后转动时很是吃力,总能听到“咯嘣”一声。总以为是肩肘炎引起的,也没太在意。我虽然没有告诉李老我的肩肘有这个毛病,但他还是在给我做推拿的时候捏到了,他说是肌肉沾连,西医一般要求手术治疗。可在李老的一推一揉之间,竟然把沾连的肌肉“拨”开了,事后回忆也没有太疼痛的感觉。记得书法家殷汉西说他有一年也是肌肉沾连,到医院后医生是硬生生把他的肌肉用手拉开的,钻心的疼痛让他每每提及都还心有余悸。

自从李老给我做完推拿后,我的左手指尖每天早上起来不再发麻,我的右臂向后抬起时也不再“咯嘣”作响,而且能毫不费力的自如旋转一周。

我问过王安,你是怎么发现这位“神医”的?

王安说,其实也不是他找到的李老,是一个叫张华的人最先找到的。后来,我见到了张华,张华告诉我说,也是事出偶然,2018年初,张华的女儿突然得了一种怪病,经常感觉到浑身皮肤寸疼,张华带着她跑遍了西安的几所著名医院,前前后后花了一万六千元,医院也找不出病因。为了女儿的病,她没少费神,但又毫无办法。她是在朋友圈里看到关于李老的介绍的。张华说,当她在朋友圈里看到对李老的介绍后,毫不犹豫就作出决定,开车带女儿去河北找李老治疗。

我想张华当时的心情大概和史明章一样,也是病急乱投医吧。

张华开车带着女儿从西安出发,一路奔驰了八百公里,来到河北衡水找到了李老的家。

当天晚上,李老就给女儿做了推拿,头一次推拿,女儿的额头鼓起了一个核桃状大小的包。

那一晚,女儿再没有喊疼,第二天起来,张华神奇的看到,多日不好好吃饭的女儿开始主动进食了。吃完早饭,李老给女儿做了第二次推拿,推拿后李老对张华说:“孩子是胃经络不痛,引起的浑身皮肤疼痛,经过推拿,已经打通了她的胃经络,以后不会再疼了。”

在答谢了李老后,张华开车带女儿返回西安,途经郑州时,女儿突然说:“妈,我想吃肉。”这让张华喜出望外。

自从那次李老给她的女儿推拿治疗后,至今已经大半年过去了,女儿的病没有再复发过。

那天给我做完推拿后,我和李老坐在沙发上闲聊,我说:“您是不是看过比如《黄帝内经》之类论述人体七经八脉的相关书籍。”

李老回答:“从来没有。”

我想也许他是不想多说吧。

事后想来,他说没有,也许真的没有。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李老真的是精通人体的七经八脉,而且不但精通,应该说是了如指掌,他能把你从头到脚捏上一遍,不用你开口,就能准确地道出你哪里出了毛病。难怪大家都管李老叫“神医”。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不是亲身经历,谁会相信这一切在金庸小说中才会见到奇人异事,真真正正会来到我的面前,甚至在二十分钟内治好了我连续几个月的手指尖发麻和多年顽疾肩肘炎呢?

听王安和张华说,李老近期还要来陕西。

我想,不管那时我在哪里?一定要提前赶到,再次目睹这位“神医”的医术和风采。


(陕煤作协  亚东


上一篇:李永刚 诗歌——《歌唱劳动》 下一篇:孙文胜 散文——《雨生百谷》